カニ勇者。

一人乐圣地。乙女游戏/子供番。
本命战贝&海棠鹰斗&モモチ
❥爱生活爱丰永利行
❥近期Digimon 活动中心→DXWHリョタギリョ+アスリョ&APMハルレイハル(攻受比例不定期变动)

【APM/春零春】请你握住我的手

请你握住我的手



 
 
 

他已经在山雾里走了很久了。
 
迷雾覆盖视线,路面凹凸不平,他一路拨开低垂的枝桠才得以前行,走得有些吃力。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有了呼喊他的声音,一次又一次,在山林间回荡。

 

他不知道这是哪,不知道自己为何在这里,只有那个声音,一直能听见。


 

*


 
 
“零君、零君。”

 
意识恢复的时候,他感到眼睑沉重。努力撑开,没有了氤氲的雾气却也没有光,灰蒙蒙的天空倒是比梦中明亮不少。与此同时,一阵小小的呼声落在耳际,他把视线往上抬,看见少年一双透蓝的眸子闪烁着,见他清醒,不由自主俯身靠近,直直望向他的双眼,语气雀跃:“你终于醒了!”

 

他皱了皱眉,总算知道无限萦绕在梦里的声音是出自谁。理所当然地,眼前的少年并没有揣摩出他的心思,写满关切的眼眸一度贴近:“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么?”

 
“……有。”
 

“?”
 
“你的脸,”桂零伸手推离他:“……太近了。”
 
“?!?对、对不起!!!”

 

意识到姿势不对的新海春涨红了脸慌忙退开,桂零才支起身体坐起来。 
他四下环望,灰暗色一望无际,至少在视野所及之处是看不见类似于出口的地方的。要说这里唯一有的,大概就是那些数据晶格了,它们看起来不如在网络之海中那般光彩,多半死气沉沉。

 

“这是哪?”
 

“不知道。”新海春摇头,垂下眼:“我只记得刚才在AR领域战斗,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爆炸了……然后就……” 
“似乎是这样。然后我就被卷进来了。”他淡然回答,有几分事不关己的味道。
 
“零君也在场?稍微来帮下忙也好啊……”
 
“我以为你对付得游刃有余。”他若无其事地陈述,言语间不见半分罪恶感:“而且那似乎不是七代码应用兽,我不想浪费力气。”
 
“怎么这样……”

 
 
春心想这位少年黑客多半是在暗处旁观,这倒也不是罕有的事;而他还是消沉下去,并肩战斗尚未经过多久,本以为他们之间的关系有所缓和,现在似乎又陷入了胶着状态。
 

把莫名消沉的同行者抛在一旁,桂零站起来确认周围的情况,这里显然不是AR领域,看起来又与网络之海毫无关联。为了寻找弟弟的下落他涉足过网络海的角角落落,遗憾的是从没有见过比这里更荒凉、更空洞的景色了。外套各处的尘土大约是被卷入爆炸时沾上的;手臂和膝盖上只有几道无足轻重的擦伤,想要呼叫搭档,而应用驱动完好无损地平躺在他手中,反常地安静。
 
春苦笑着轻抚屏幕:“大概是被爆炸和刚才的战斗消耗了不少体力,虽然眼下情况没有盖奇兽他们很不方便,只能等它们醒过来了。”

 
“总之,先弄清楚这是什么地方吧。” 
 
数据化的辅助键盘浮空弹出,零轻车熟路地敲打起代码。新海春也想有所行动,却又只能眼巴巴等待,他在这里做不到凭空窥得这个世界的端倪,对于破解和复杂的计算机语言更是门外汉。于是只好呆站在一旁,看着大量的数据飞速滑过屏幕。
 
无所事事反而令人心生焦虑,好在不到几分钟的时间里零就关闭了屏幕,开口说道:“查出来了。这里——”

 

——!

 
 
宣告到半途的答案被巨大的声响突兀打断,连空气都因震动扭曲,他们几乎同时看向了同一个方向。
 
是飓风。它在视线的远端横冲直撞,像雪一样往外抖落着微微发光的晶粒。而现在,分明是向着他们所在的地方来了。

 
 
“那、是……”
 
“喂,走了!!”

 
 
首先反应过来的桂零一把抓住新海春的手,在摇摇欲坠的地面上飞奔起来。

 
 
*

 
 
新海春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
 
体力早已不支,缺氧的感觉苦闷难耐,心脏被压迫到无法呼吸。就算是与盖奇兽相遇以来,他也不曾在战斗中消耗如此多的体力。心里浮现的软弱与勇气争执喋喋不休,只是零依然抓着他的手腕,即使同样气息紊乱颤抖得厉害也没有放开,使他萌生的一丝消极未出芽就被扼杀,最终还是没有停下来。

 
 
直到后方紧追不舍的声音戛然而止,他们才逐渐放慢脚步往身后看,不知为何“怪物”兀自放弃了追赶,只留下千篇一律的灰暗。尽管四面八方都是一样的景色,却明显比先前所在的地方暗了不少。

 
 
“得救、了?”紧绷的心弦倏地断开,发疼的双腿在得以安心后不由分说弯了下去,春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放心的同时又面露疑惑:“可是,为什么要追我们呢……”
 
零也径直坐下,调整呼吸:“恐怕是检测到了‘异常数据’,才不远万里前来欢迎我们吧。”
 
“这里究竟是……”

 
 
“废弃空间。”零伸手穿过空中漂浮着的透明晶格,手掌蜷缩,微微握紧,却什么都没有抓到。“换句话说,就是‘垃圾场’。”
 
“垃圾场……”
 
“用来放置被删除数据的地方。过了一段时间,这些数据就会自然消失了。”
 
“等等!那现在是数据形态的我们——”
 
 
零点点头。
 
“时间不多了。”


 
 
 
等到零重新打开数字键盘,担忧着与利维坦的战斗还未开始就要划上句号的春才想起,对方是长期与极恶人工智能抗衡的天才黑客。即便是在他们的搭档依旧沉睡的情况下,要凭一己之力从这里寻找出口似乎也……不是那么困难?
 
可他还是按捺不住,探过头随对方一齐注视屏幕,上面只有看不懂的程序代码。

 
 
“零君。”为了不打扰思路,他尽量轻声、小心翼翼地叫道。
 
“什么。”
 
“有什么我能帮忙的么?”
 
“别碍事。在旁边待着。”
 
“呜……”

 
 
淡漠回答是意料之中,但他还是受到打击,回复卡着,没了下文。干等帮助未免有些不安,他决定还是四处走走。数据化的状态下却没有搭档在身边,这样的情况还是头一次。
 
他向更里面的地方探索,似乎越往深处黑暗愈浓,以某个地点为交线,在那之后的空间如同黑洞,连数据的残骸都看不见了。手中的应用驱动依旧没有反应,却隐隐有声音喊他驻足,新海春看了看那片黑暗,没有再走一步。 
无论是被弹到这个奇怪的空间,还是被怪物追赶,他确实害怕了也有一瞬间的软弱。更遑论接下来还要对抗幕后最大的敌人,只是身旁总有盖奇和其他朋友陪伴,这些消极负面的情绪早已被抛诸脑后。 

可是如果没有同伴,他只身一人似乎什么都做不到。 
这一刻,面对着深渊般的黑暗,“恐惧”的情绪像彻底打碎了禁锢它的牢笼,从沼底一点一点溢出来了。
 
 
 


回到原地的时候,零还在埋头苦战。 
不安和恐惧在目睹那片黑暗后扩散得更加肆无忌惮,可是即使黑客兽不在,零还是显得泰然自若,不乱阵脚,这大概不是他第一次独自面对突发状况了。 
春突然觉得非常想和谁说说话。无论是谁都好,只要能让自己从那黑漆漆的沼底移开视线。抱着百分之百会被无视的觉悟,他轻轻开口唤道唯一一个同行者:“那个,零君……。” 
“啊?”
 
 
语气里显而易见的嫌弃让他停顿了一下,但还是鼓起勇气说下去:“零君曾经说过我做不了主角,对吧?”


“因为你太天真了。”桂零的双眼飞速扫着破解出的数据,回答显得漫不经心:“如果只是凭气势和冲动才站在那个位置上,还是早点放弃追踪利维坦比较好。”
 
“我不是因为那样才、”
 
“这样。”
 
 
“那,”他有些急,心里的问题一个接一个,“现在的我离'主人公'还差多远?” 
零终于停下手,暗红的眸子直直看向他:“这是你自己应该考虑的问题吧。我根本无所谓。只要能夺回自己的东西,无论利用什么手段,都是我的胜利。”
 
“所以你要是有空在那里胡思乱想,不如先一口气打倒利维坦吧。” 
 
“不要乱想……。” 
春突然感觉松了一口气。从先前就一直压在胸口的石头终于落了地,他眯起眼,嘴角弯弯成一个好看的笑容。分明没有得到几句好听的话语,却已经满足似的,顺其自然地挨着桂零坐下。

 
 
“我呀,和零君一样,也有很多很多想守护的东西。”

 
 
桂零这次只用淡漠地用余光瞥他一眼,只一眼,又埋进偌大的数据里。
 
新海春却自顾自接下话茬,一一细数道:“无论家人朋友、一起战斗的伙伴们,还是仅仅擦肩而过的人——在这里平静生活的居民,都是我想要保护的人。”
 
 
“是吗。你的脑内能这么和平真好啊。”

 
桂零暗自思忖,他当然知道新海春是这样的一个烂好人,直面危险和伤害的勇气尽是为他人存在,那对澄澈的眼瞳之中看不见哪怕分毫的利己心。 
 
春歪头看他,疑惑对方是不是没有理解他的意思:“对我来说,零君也是重要的伙伴啊。”

 
 
像是狠狠挨了一击,心脏剧烈跳动的疼痛使零反射性缩了一下肩膀,继而张口想回答些什么,可挤出喉咙的尽是苍白无意义的话语,于是他沉默良久,才道。

 
“……所以那时候才、救了我?”他本想竭力表现出不经意抛出这个话题,在开口一瞬间便觉得太过唐突,然而话到中途才缄口不言反而更显心虚,只好移开视线,佯装镇定:“我不记得什么时候承认过你们是同伴了。”
他从来没有承认过。他在心里对自己复述了一遍,本就是如此,他们此前分明还在敌对,现在不仅欠下人情债,还自动被划分进对方的友好相处范围了。

 
 
“那时候?”新海春歪着脑袋摸索记忆,片刻后才恍然大悟,“啊!上次吗?”
 
“好了你快回答。”

 
“没有什么太大的理由,只是因为零君你看起来……”春稍稍停顿了一下,思考着恰当的形容,“看起来非常……迷茫吧。”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困扰的人总是无法不管。”
 
“就算对方没有开口?”
“只要他能不再困扰……大概是自我满足吧…嘿嘿。”
 
“……烂好人。”
 
 
“可是零君刚才也毫不犹豫拉着我跑了,而且到最后都没有放开手啊。”新海春腼腆地笑,“我也是这个心情啊。”
 


零的肩头一颤,不再说话了。

 
 


敲下最后的Enter键,瞬间传来了类似冰河龟裂的声音,幽暗的幕布逐渐被破开了口,几道光浅浅地照进来,被切割的空间霎时分崩离析,很快破出一个人身大小的门洞,里外充盈着明亮的浅蓝光,与沉没在灰暗里的废弃空间格格不入。
 
那是自表层网络而来的光。

 
 
“从这里回去吗?”
 
“正确说是回到表层网络。”桂零不紧不慢地补充,“但是现在和那边的连接不太稳定。若运气不好,可能又会被弹到其他地方去。”

春走到入口边缘,半眯着眼小心打量,里面只有明晃晃的光,门的对面什么都看不见。
 
 
“恐怕成功率不高。如果能再争取到一点时间——”
 
“走吧。”

 
零挑了挑眉。“你有听到我说吗。要是再被弹到奇怪的地方,可不一定能像这样轻易找到出口了。”
 
 
“但已经没有时间了对吧?而且,”他的笑容温润,却莫名带了些底气,“我啊,相信你找到的路一定是对的。刚才零君不是对我说,什么都别想,只管往前走就好吗?” 
“……我可不是这个意思。”
 
“所以——。”新海春望向他,杂乱的光束在他身后摇晃着,轮廓耀眼地跳动。站在光辉里,他伸出了手。
 


“一起回去吧,零。”
 

距这扇门只有一步之遥,至少现在,阻碍他们前进的东西是不存在的。即便如此,新海春还是将手伸向他了。 
 
“这是为了防止走散的……呃、保险?”




他静静地注视着那只属于十三岁少年的手,纤瘦羸弱总看着不可靠,却饱含一股永挫不败的劲头,如同那天被他从危机之下解救出来一样,似乎只要握住这只手,就不会再迷失方向了。虽是没由来的可笑的信赖,但身处黑暗中的时间太过长了,总让人心生渴望,向往光明。也许这条路的尽头又横生出新的危机,也无法阻挡现在义无反顾的心情。
 
这场景似乎与梦境相似,只是这里没有山雾和延伸到世界尽头的森林,那个声音的主人现在就站在自己面前,告诉他前进的方向不会有错,只需一往无前。总说梦是现实和想法的映射,他自问究竟映射了什么,在这一刻,还是没有得出明确的答案。

 

“新海春。”
 
“嗯?”



“……。”




突然被叫道名字,却又迟迟没有后文,春看着他向来波澜不惊的眉眼里露出几分踯躅的神色,犹豫是否要打破沉默的时候,零叹了一口气,像是下定决心一般,终于再次开了口。 
 
“要对抗利维坦,你还是太弱小。”他说,“你所向往的‘主人公’,需要更强的意志和力量。现在还远远不够。” 
 
“但、我还是、”




“但是,有朝一日……” 
 
 
新海春的话没有说完,桂零已经慢慢地握住了、握紧了那只手。


 



Fin. 
 
 
 
 


挺早之前写的,可是被官方打脸了好疼。时间轴大概12话后面一点,希望两个人心中有迷惘的时候能互相鼓励前进吧。


——
是我手机有问题还是lof有问题,一贴上来排版就乱了……

评论(5)
热度(11)

© カニ勇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