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ニ勇者。

一人乐圣地。乙女游戏/子供番。
本命战贝&海棠鹰斗&モモチ
❥爱生活爱丰永利行
❥近期Digimon 活动中心→DXWHリョタギリョ+アスリョ&APMハルレイハル(攻受比例不定期变动)

梅花话谭整理 1

作为一个kara推+松野家亲情向大爱者实在非常喜欢这个系列……按作者说的2.10上传续篇4 趁开始之前整理一下剧情(1~3+分歧结局)

·这个系列禁搬运,所以就只是大致摘取作者在p站上的解说,若有错误请指出

·歌词翻译来自网络(By:yanao



六つ子で梅/花/話/譚【sm27688695】


这个作品的主题是【扮演着已逝长男的次男】

长男在六子之中的存在是压倒性的,在他死后对其他人造成的影响。


前奏里的カラ松拿着相机露出和长男相同的笑容。


【古民家で書物整理 鳴り響いた黒電話 はらり舞った紙一枚 埃と落ちゆく】

【在老民房里整理文件 响起的黑电话 轻盈飞舞的一枚纸片 随著尘埃落下】

トド松和カラ松在整理东西的画面。

在次男死后约有一年,终于有时间回到老家来整理过去的东西和照片。因为カラ松在长男死后马上表现出「死去的是カラ松而长男还活着」的演技,大家都毫不怀疑地相信了去世的是次男。

这时候电话响了(可能是父母打来的),カラ松出去接电话,留下来继续整理的トド松不小心弄掉了一张照片,上面映出幼年时代长兄三人的身姿。


【長い話を済ませて戻る、日溜まりの廊下 開けかけた襖の先見えた 景色に心、奪われた】

【在结束了漫长的对话后走回,阳光洒下的走廊 为敞开的拉门另一端所见的 景色而,夺去心神】

挂电话后カラ松在回房间的走廊上。

他一人独处时或者是偶然一瞬间也可能会在想「我到底在做什么啊」。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继续扮演着长男,这既是为了弟弟们,更是为了自己。

回到房间,在隔门处看到トド松的身影后カラ松僵住了。

トド松看着刚才的照片微笑着。小时候他经常和カラ松在一起,这时候可能在想和以前和哥哥一起玩的时候真开心啊。

兄弟们无法接受长男的死却能接受次男死去,カラ松看着笑着的トド松,深深认识到哥哥和自己之间存在的差距。


【錆びた蓄音機とレコード 此方に笑顔をくだしゃんせ おやまあ、まだお昼前かね もう何にも入らんの】
【生锈的留声机与黑胶唱片 请朝这里微微一笑吧 哎呀哎呀,还是大清早呢 就已经脑袋一片空白了 】

生锈的留声机=カラ松

唱片=おそ松兄さん

留声机(カラ松)不断重复播放着唱片(おそ松)

十四松(黄字):此方に笑顔をくだしゃんせ=想要你作为长男的笑容

这个时候除了一松以外其他人都深信不疑把カラ松当做长男,一松虽然知道事实,但他认为这么一来カラ松自身也能被救赎,所以至今对这件事闭口不言。

一松(紫字):もう何にも入らんの=カラ松已经不在了


【歪んだ硝子のカンテラと 此方に笑顔をくだしゃんせ 一寸やそっとじゃ崩れない 其の笑颜をくだしゃんせ】

【扭曲的玻璃油灯 请朝这里微微一笑吧 请稍稍为我露出那 不会崩解的笑容吧】

那么你就用你那毫无破绽的「长男」的笑容,

尽力去欺骗大家吧。



【心と体は乖離 春ゆえに気もそぞろ 言わぬが花と云うが 話譚を紐解く】
【心灵与身体产生落差 因是春日而浮躁不定 虽说沉默是金 但故事却已展开】

心と身体は乖离=カラ松的事

春故に気もそぞろ=チョロ松的事

カラ松看着因次男的死而心不在焉的チョロ松,担心自己做的事会不会暴露。


【庭先ふと目が合った慎ましい風待草 お前は全て見てきたのだろう 「教えてあげなよ」と微笑んだ】

【无意间视线停在庭院里的端雅梅树上 你全部都看到了对吧 「才不告诉你呢」露出微笑】

从幼年时代开始和他们一起长大的这棵梅树,一定知道所有的事情吧。

「我有好好地在尽责吗?」


【葡萄农园で昼食を 此方に笑颜をくだしゃんせ 出かけた言の叶饮み込んだ もう何にも言えないの】
【在葡萄园里吃著午餐 请朝这里微微一笑吧 将快出口的话吞了回去 已经什麼话也说不出了】

十四松虽然知道カラ松扮演长男的事,却因为眷恋着长男的影子而装作不知道的样子。他觉得自己一定伤害了カラ松。

十四松(黄字): 此方に笑颜をくだしゃんせ=想要你作为カラ松的笑容。

他想把这句话说出口,却觉得这样也太过自私而选择了沉默。

一松(紫字):もう何にも言えないの

「要是一开始就注意到就好了」

「カラ松已经不会回来了」


【16mmフィルムで投影を 此方に笑顔をくだしゃんせ 一寸やそっとじゃ崩れない 其の笑颜をくだしゃんせ】
【投影在16mm底片上 请朝这里微微一笑吧 请稍稍为我露出那不会崩解的笑容吧】

十四松(黄字):16mmフィルムで投影を 此方に笑顔をくだしゃんせ

十四松无论如何都想让カラ松露出笑容。

「カラ松哥哥 已经可以了」

「我想要看到カラ松哥哥的笑容啊」

一松(紫字):一寸やそっとじゃ崩れない 其の笑颜をくだしゃんせ

「没用的」

「创造出“长男”的是我们」

「是我们杀了カラ松」


【古い記憶まだ2歳 半纏に包まれまれては 笑った君とその人 憶えてはいないのだろう】 
【许久之前的记忆当两岁时 被裹在袄子里 笑著的你和那个人 你大概并不记得吧】

幼年时期的回想。

おそ松总是处于六子的中心,对于所有人来说长兄的存在是伟大的。

那个时候大家都笑得很开心。

但おそ松死亡(大约是死于事故),所有人都不笑了,为了让大家重拾笑容カラ松选择了死。

做好了觉悟的カラ松(蓝色消失),死亡(变成长男的红色)。


【洗練されたバイオリンと 此方に笑顔をくだしゃんせ 此方に向かう事などない 其の笑顔をくだしゃんせ、無常】
【经过岁月洗礼的小提琴 请朝这里微微一笑吧 请为我露出那并非向著这方的笑容吧,无常】

洗練されたバイオリン=完美铸造出的“长男”

背靠背站着的カラ松和おそ松兄さん。

已经是故人的おそ松兄さん没有办法阻止カラ松的愚行,只能无能为力地看着。

おそ松兄さん无法阻止カラ松的自杀。

十四松(黄字):此方に笑顔をくだしゃんせ

但十四松还是想让カラ松笑着。

チョロ松&トド松(绿&粉):此方に向かう事などない

他们两个人完全没有察觉到カラ松的行动。这两人对长男的依存尤其强烈,在他们心里カラ松已经完全死去了。

一松(紫字):其の笑顔をくだしゃんせ、無常

渐渐不能再作为カラ松而笑的次男

杀死了次男的自己和兄弟

比任何人都不得回报地死去了的长男

「大家都得不到回报的」

「跟笨蛋一样」


【座布団座って手を合わせ 祈りを捧げて目を开けて その人はほら、すぐ目の前 额の中笑ってるの】

【坐在座垫上双手合十 当祈祷后一睁开眼 看啊那个人,就在你眼前 在相框中笑著呢】

坐在カラ松的佛坛前双手合十的チョロ松和トド松,不知道那就是长男的佛坛,没发现那照片上的是长男。


【君は何も知らないの】

【你什麼也不知道啊】

「妈妈在叫我们了该走了」

「我还会再来的,カラ松哥哥」


【僕だけが知ってるの】

【只有我知道啊】

この痛みは 俺だけが知っていればいい。

这份痛苦 只有我知道就足够了。

评论(2)
热度(94)

© カニ勇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