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ニ勇者。

一人乐圣地。乙女游戏/子供番。
本命战贝&海棠鹰斗&モモチ
❥爱生活爱丰永利行
❥近期Digimon 活动中心→DXWHリョタギリョ+アスリョ&APMハルレイハル(攻受比例不定期变动)

梅花话谭整理 2

1

·摘取作者在p站上的解说,若有错误请指出

·歌词翻译By自己


六つ子でか/え/ら/ず【sm27762825】

不归

梅花话谭续篇。

概要:

·おそ松死去

·カラ松扮演着おそ松的角色

·所有人对长男的依赖心都很强

·其中最严重的チョロ松和トド松无法接受长男死去的事实,坚信カラ松就是长男

·一松和十四松知道实情(但是什么也不说)


【煙を辿ってみても 其れは唯の曇です】

【即便循着烟雾而行 那也只是浮云而已】

烟=佛坛上线香的烟雾

实际上死去的是长男,但大家为了カラ松上香,对おそ松兄さん来说这线香的烟雾就如同浮云一般微不足道。


【下を見下ろしても 其れは静な町です】

【即便俯瞰下方 那里也只有安静的城镇】

兄弟几个接受了カラ松的死,一如既往地平静生活着。

这时候从梅花话谭的季节过渡到了夏天。由于令人怀念的照片实在太多,旧东西的整理还没有告一段落,チョロ松和トド松直接躺在地上睡着了。

 

【分かれても夏の日に 手招きされるが 】

【即便离别 也会被夏日招手唤回】

兄弟们都爱着カラ松,对于他们来说所有和カラ松的回忆都是珍贵的,另一方面并没有在等待他的归来。


【待ち人がいなければ 成り立ちませぬ】

【若无人等待 就是不成立的空谈】

没有人在等カラ松。

凝视着在佛堂睡着的弟弟们时,おそ松兄さん出现在カラ松面前。


【瞳から涙が溢れます 覆水盆に返らず】

【泪水溢出眼眶 覆水难收】

おそ松兄さん一定一直在守望者他的兄弟们,然而自己成为了活着的那一方,于是没能在他们面前出现。

而且自己的现身会给チョロ松和トド松带来怎样沉重的打击,知道这点的他也没有打算出现。


おそ松「哟,カラ松」

 

【墓を見つめてみても 其れは汚れた石です】

【即便端详着墓碑 那也只是肮脏不堪的石块】

为了让兄弟们的关系恢复往常,おそ松兄さん准备唤回カラ松。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着的画面)长男向次男的精神诉说传递心声。

为引导カラ松回到原本的世界,长男在给次男带路。

提灯里红色的玉珠代表了おそ松兄さん灵魂的颜色,在这个无色的世界里长男是唯一有着颜色的人。

无色代表カラ松的精神状态=遗失了自己的个性。

只有长男持有颜色,因为这是カラ松所追求的姿态。

怀念的兄长走在前面,カラ松一言不发地跟在他身后。


【腕を伸ばしてみても 其れは無意味なことです】

【即便欲伸出手臂 也毫无意义】

「おそ松兄さん就在我面前」

「有人在等着我回去」

我可以伸出手吗—— 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弟弟们的身影出现在哥哥的身后。

「要是おそ松兄さん不在了」

「要是我回去了」

「他们会变成什么样啊」


カラ松所谓「为了弟弟」的确是他的真心,

然而他扮演着长男


比起任何理由

比起为了其他人


更是为了自己。

如果他认同让カラ松回去,也就代表他自己接受了长男死去的现实。


一心不想失去长男的カラ松最终还是收回了手。

 

【祭囃しも遠い夢 行きの午も帰りの丑もいませぬ】

【祭典乐声也化成遥远的梦 午行丑归也已不存在】

おそ松兄さん向警戒着的カラ松搭话的场景。

「以前我们也有像这样一起走呢」

「拉着大哭的你的手」

「因为你总是不擅长依赖撒娇」

「应该多依靠一下你的兄弟啊」

「不要总觉得自己不被需要」

「不要总觉得我是必须在的」’

「我确实是长男没错啦」

「但也是你唯一的哥哥哦」


【唇から漏れます 後の祭り】

【漏出口中的话语 已经为时已晚】

「所以」

「不要再模仿我了」

 

【我は盆に帰らず】

【我已不再回头】

「你也是哥哥所以一定懂吧」

「我不想看见弟弟痛苦的表情啊」


小时候的回想。

摔伤的カラ松大哭着,おそ松兄さん拉着他的手走在前面。

笑着说「别哭了」的哥哥的身影久久映在脑中不能消散。

无法彻底成为哥哥的自己既丢人又悲哀,对于他来说唯一的兄长过于耀眼……。

カラ松非常喜欢这样看着自己的哥哥。

他也想成为这样的人。

 

【気付いても時は既に遅し 帰る家も町もありませぬ】

【有所察觉为时已晚 可归的家与镇都已不在】

但是时过境迁,カラ松仍然是カラ松的样子。

他仍然没能成为长男一样的哥哥。

「果然おそ松兄さん非常厉害」

「六胞胎中明明应该离我最近却又遥远」

「弟弟们也很遥远」

「我」

「我想」


【神様と崇められても 結局は唯の幽霊】

【即便被尊崇为神 终究也只是幽灵】


「想变得像おそ松兄さん一样


至此为止おそ松兄さん对カラ松说了非常多的话,但身为幽灵的おそ松兄さん的话语无法被听见,又或是难以听清,导致并没有正确地传达给カラ松。

长男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別れても夏の日に 手招きされるが  待ち人がいなければ 成り立ちませぬ】

【即便离别 也会被夏日招手唤回 若无人等待 就是不成立的空谈

世界逐渐染上色彩=カラ松找回个性

「待ち人がいなければ 成り立ちませぬ」因为おそ松兄さん也是一样。

由于カラ松扮演着自己的位置,不要说成佛了,也不能在盂兰节时回到大家的地方去。


【嗚呼 覆水盆に返らず】

【啊啊 覆水难收】

「回去吧,カラ松」

 
【我は盆に帰らず】

【我已不再回头】

カラ松以为自己一直在梦里。

「像这样梦到おそ松兄さん也就是说」

「我心底的某处还在对他撒娇吗」

「或是我让哥哥担心了吗」 


【我は盆に帰れず】

【我已不能回头】

「尽管放心吧,おそ松兄さん」

「我不会再半途而废了」


「我会好好成为哥哥的」

(「我会好好死去的」)


カラ松把おそ松兄さん推向的是原来的世界,也就是おそ松兄さん在带领他走的方向,就算没有提灯也亮堂堂的世界,其他兄弟都在那里。

カラ松所在的方向是死的世界,就是刚才两个人一路走来的地方(黑暗阴森且烟雾缭绕)。没有提灯的カラ松无法被照亮。


睡着的チョロ松醒了。

顺带一提,チョロ松和トド松经常在一起是因为トド松失去了感情要好的カラ松,チョロ松为此担心他。


「我睡着了吗……」

不知是因为躺在照片堆里睡的,还是因为在佛坛前睡下了,总觉得做了场非常怀念的梦。

チョロ松往佛坛一瞥,看到照片后僵住了身体。


破裂的相框=长男对他暗示有事发生

领带的红色=一直以来他们看到的蓝色领带变成红色。这是长男托付给最经常与自己在一起的三男的思念具现化。


「死了的是我」

「不要杀死カラ松」

评论(3)
热度(115)

© カニ勇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