カニ勇者。

一人乐圣地。乙女游戏/子供番。
本命战贝&海棠鹰斗&モモチ
❥爱生活爱丰永利行
❥近期Digimon 活动中心→DXWHリョタギリョ+アスリョ&APMハルレイハル(攻受比例不定期变动)

梅花话谭整理3

1 2

·摘取作者在p站上的解说,若有错误请指出

·歌词翻译by自己


六つ子で崩/れ/ゆ/く/世/界/に/さ/よ/な/ら/を/言/う/僕/は【sm27822969】

向逐渐崩坏的世界道别的我


おそ松→     事故死。

カラ松→     为了被长男的死去打击而不再笑的兄弟和自己扮演着おそ松。超长男依存者。把事实改成了死的是カラ松。

チョロ松→ 长男依存者。没有注意到长男的死。(但是上回长男似乎向他倾诉了……?)

一松→        长男依存者。不想失去兄弟。

十四松→     长男依存者。虽然喜欢长男但也希望次男回来。

トド松→    长男依存者。没有注意到长男的死。


【バッドエンドはトンネルの向こうから 「こっちへおいで」と僕に手招きする 】

【Bad End在隧道的另一端 边说着「到这里来」边向我招手】

【傍らにいた小さな魔術師に 「行かないの?」と言われて がたの来ていた世界は傾いた】

【身旁小小的魔术师问道「你不去吗?」 摇摇欲坠的世界倾斜了】

比起其他兄弟,一松最先接受了长男的死=在一松眼里没有谁是最特别的

因为他不是「依存着长男」,而是「依存着兄弟」。无论死去的是谁,一松都会感到同样悲伤。

正因如此,他是有想要为カラ松做些什么的。


一松→ 经过一番摸索,认为维持现状对于全员来说是最好的做法。他认为既然没有办法抹去长男的影子,就算去劝说不愿接受事实的人也只会徒增混乱。  =谛观

十四松→ 虽然希望次男回来,但认为称呼他为长男的自己没有催促他的权力。 =默秘


小时候的一松从自己身旁跑过。

「这样真的就是幸福吗?」


【長い長い線路上にひとりきり さっきまで在った人影何処へやら 点滅する踏切は「早く行け」と僕を急かす】

【独自站在漫长的铁轨上 刚才还在的人影是去了哪 忽闪忽灭的道口灯催促着我「快点去」】

回过头去自己已经不在那里了。

涂鸦般的铁轨线向自己的来路无限延伸着。

「回去能怎样呢」

「就算回去おそ松兄さん也不会回来」

「カラ松当然也不会回来」


【いやはや 進んで美しい景色が 待っていたなら良いのにね】

【哎呀哎呀 要是道路前方 有美丽的风景在等着我就好了】

一松嘲笑着包括自己在内的兄弟们。

「看不见自己不愿意看到的」

「那些家伙也是,カラ松也是,我也是」

「真的都是笨蛋啊」


【綺麗 嫌い 綺麗なんだか 嫌いなんだか 綺麗なんだか 判らなくなちゃってさ】

【好漂亮 好讨厌 是厌恶还是美丽 已经搞不清楚了】

【嫌い 綺麗なんだか 嫌いなんだか 綺麗なんだか 嫌いだか さてはて】

【好讨厌 究竟是美丽还是厌恶 是美丽的 还是厌恶的 哎呀哎呀】

一松和十四松的问答场面。


「おそ松兄さん死了」

「おそ松兄さん还活着」


「カラ松兄さん活着哦」

「カラ松已经死了吧」


为了让他自己也能够接受自己得出的结论,一松不断重复着相同的话。

只是在他重复着的同时,一松的谛观正在慢慢转变成真正的谛观。


【幸せだったお庭に空から不仕合せ投下され】

【曾经幸福的庭院里洒满空中投下的不幸】

回想的第一张图是梅花话谭时トド松弄掉的那张照片拍好后再拍了一张的全员照。


【優しかったあの白衣から切り離され 正に青天の霹靂】

【被迫从那温柔的白衣人身旁分割离去 实如晴天霹雳】

快乐的过往由于长男的死而分崩离析。

鲜艳亮丽的赤红。

如同炸裂般的赤红。

已褪色的赤红。


【明朗闊達な魔術師は 変わり果てた姿で戻って来ちゃって】

【明朗豁达的魔术师 归来时面目全非】

因为自己不可能有办法把已经改变的次男呼唤回来,所以现在这样就好。


【握り締めたこの左手は 離さぬと誓った】

【紧紧握住的这只左手 发誓再也不会放开】

失去长男和次男的只有自己和十四松,其他兄弟还可以一如往常地笑着度日。


「这样就好」

一松再次对自己强调,他对自己的选择毫无迷惘。


【滑稽でも不自然でも 笑えるなら事態は急転直下 少しの犠牲も出したくない 僕の言葉で未来は二律背反】

【无论滑稽亦或不自然都能笑出来的事态急转直下 不愿有人牺牲的我的话语令未来相互矛盾】

【敷かれたレールに先があるのかと じっと前に目を細めたら】

【因不知铺设好的轨道是否延伸着而眯起双眼望向前方时】

事到如今,不可能有谁会再发现真相了。

一松这么想着。


【足を着けていた世界が 音を立てた】

【双脚到达的世界 发出了声响】

特别是   チョロ松   不会发现。


以某天为界,チョロ松开始有自残倾向。

平时并没有变化,开关按钮是“长男”的存在。


在チョロ松进行自残行为之前,他常常翻阅过去的照片。


「  是哪里出错了?  」


【嫌い 綺麗 嫌いなんだか 綺麗なんだか 嫌いなんだか 判らなくなっちゃってさ】 

【好讨厌 好漂亮 是美丽还是厌恶 已经搞不清楚了】

【綺麗 嫌いなんだか 綺麗なんだか 嫌いなんだか 綺麗だか さてはてさ】

【好漂亮 究竟是厌恶还是美丽 是厌恶的还是美丽的  哎呀哎呀】

由于チョロ松的崩坏,一松心中的谛观彻底转变为真正意义上的谛观。

一松并不是干脆什么都不做,而是他已经什么都做不到了。


一松救不了チョロ松。


【一人 温かったその呼吸を取り戻す為 線路から飛び出してさ】 

【一个人 为了夺回那温暖的呼吸 从铁轨飞奔而出】

【一人 崩れてゆく世界の中で いつまでも僕のまま 立っているよ】

【一个人 在那逐渐崩坏的世界当中 永远保持着自己站立在那里】

进退不能的一松。

结果十四松一个人跑去了其他地方。

道闸放下后终于不再动了。


没有人会来救的。


「  是哪里出错了?  」


【ねぇ、 助けて アプリコットティ】

【呐,救救我吧 杏桃茶】


「  救救我吧  おそ松兄さん  」

评论
热度(80)

© カニ勇者。 | Powered by LOFTER